<i id='2i2fw'></i>

      <i id='2i2fw'><div id='2i2fw'><ins id='2i2fw'></ins></div></i>
    1. <tr id='2i2fw'><strong id='2i2fw'></strong><small id='2i2fw'></small><button id='2i2fw'></button><li id='2i2fw'><noscript id='2i2fw'><big id='2i2fw'></big><dt id='2i2fw'></dt></noscript></li></tr><ol id='2i2fw'><table id='2i2fw'><blockquote id='2i2fw'><tbody id='2i2fw'></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2i2fw'></u><kbd id='2i2fw'><kbd id='2i2fw'></kbd></kbd>

      <code id='2i2fw'><strong id='2i2fw'></strong></code>
      <dl id='2i2fw'></dl>

      1. <acronym id='2i2fw'><em id='2i2fw'></em><td id='2i2fw'><div id='2i2fw'></div></td></acronym><address id='2i2fw'><big id='2i2fw'><big id='2i2fw'></big><legend id='2i2fw'></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2i2fw'></fieldset>

        <span id='2i2fw'></span><ins id='2i2fw'></ins>

          弱水殤華

          • 时间:
          • 浏览:24

            <一>文:陌漓
            通往冥界的途中開滿瞭妖異如血的彼岸花,前方的岔口又傳來那來自陽間的呼喚。
            看著由黑白無常領回來的幽魂,白衣勝雪,目若星辰,在如血的彼岸花的映襯下甚是好看。我不禁苦笑著搖搖頭,好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如斯溫文儒雅,卻也終究逃不過感情的牽絆。唉,又一個癡情人兒,又一段無果的孽緣。嘆息間,我已盛好瞭忘情水。其實人世間的愛情也隻不是過眼煙雲罷瞭,再堅貞的誓言也抵不過這一碗小小的忘情水,在下個輪回中誰又記得誰。又有幾個人能夠為瞭實現彼此的約定而甘心在滾滾弱水中承受這地獄之苦。看著那喝過忘情水的白衣男子木然地走向下一個輪回,耳邊還縈繞著前一刻他們相約再續前緣的誓言,此刻的他卻再也記不起那個嬌花照月的女子。
            臨界處不斷傳來聲聲擲地的誓言,在彼岸花的火舌中我仿佛又看到瞭龍淵的容顏。
            <二>
            世人都叫我孟婆,卻不知我也曾有一個美麗的名字——孟紫汐。
            初次見到龍淵是在相府的花園,那日是丞相的壽辰,宴邀同僚。我與父親一起來相府赴宴。宴席前,我無意間發現相府後院的梨花開得正好,便悄悄來到後院,卻沒有想到在這裡遇到瞭一個男子,他身休頎長,穿著一件月白色的長袍,腰間系著碧色腰帶,懸著一支銀色流蘇笛。劍眉星目,挺拔的鼻梁,淡色偏薄的嘴唇,面容棱角分明,氣質溫潤如玉,負手靜立在湖邊,任梨花紛紛揚揚輕擦白衣。
            乘別人沉思時偷看是不雅的,我本想悄悄退出園子,卻不小心弄翻瞭一隻花盆,驚擾瞭湖邊的男子,我微微施禮以示歉意便匆匆退出瞭園子。前院的宴席馬上就要開始瞭,我靜靜地坐在父親身旁,想起後院的的那一幕,笑容溢出瞭嘴角,也許他同我一樣,是陪他傢人來赴宴的吧。我陷在自己的沉思中,完全沒註意到,一抹淺笑的目光一直在打量著自己。等到父親向丞相敬酒時才發現坐在丞相身旁男子竟是後院遇見的那個他,相府的長子,龍淵。
            本以為一切都將歸於平靜,不料丞相笑著對父親說:"素聞孟將軍之女琴絕天下,歌聲動人,今日老夫與眾人可否有幸一聞?"在父親的默許下,我走過眾人詫異的目光,微微欠身,大方地在五弦琴邊坐下,抬手引弦,低吟淺唱。一曲歌畢,眾人沉浸在曲境中。隻聽龍淵聲道;"紫汐姑娘不愧是京城第一才女,剛剛一曲真如仙樂般令人陶醉,實在令在下佩服".
            丞相聽完龍淵的話,似乎想到瞭什麼,他笑著對問傢父說;"冒昧的問一下孟將軍,紫汐姑娘可否許配人傢?"父親愣瞭一下,看瞭看我說:"小女生性頑皮,今年才剛及笈,尚未許配人傢"
            "如此甚好,看淵兒對紫汐如此傾心,今天老夫就向大將軍提親,請將紫汐姑娘嫁於我兒龍淵,將軍意下如何?"父親看瞭我一眼,滿心歡喜的答應瞭這門親事。其實早在後院看見他第一眼的時候,我便傾心於這個白衣星目,溫潤如玉的男子。
            <三>
            將軍府上下都是一片喜慶的顏色,賓客仆人莫不誇贊好一個天作之合,紫汐穿著艷麗的喜服靜靜地坐在菱花鏡前,任侍女為她細染紅妝,好叫良人掀開喜帕時,看見的是她最美的樣子。
            迎親的隊伍在一片喧鬧聲中進入相府。大婚後龍淵對我極好,常帶我去郊外踏青,總是送我一些新奇的小玩意,重要的是他處處都照顧我的情緒。我們一起踏雪,賞花,飲酒,鬥茶。他作畫,我研磨;我彈琴,他吹簫。本以為我會幸福的生活下去,卻沒想到幸福的背後竟是欺騙與背叛。半年之後的他不再對我溫柔,甚至夜夜流連於青樓,我天真的以為他隻是累瞭,一段時間後他就會回心轉意。直到有一天他把一名青樓的女子娶回傢,我才明白他已不再愛我。在我的質問聲下,他沒有半點的愧疚之意,反而輕蔑的看著我,冷冷的對我說:"孟紫汐,你還真天真的以為我是喜歡你才娶你的嘛,告訴你吧,我龍淵從未愛過你,娶你不過是為瞭拉攏你父親而已,你不過是我擴張勢力的一顆棋子罷瞭。可惜你這顆棋子現在對我已沒有用處瞭,我自然不會再演戲瞭,要怪隻能怪你那冥頑不靈的父親不肯與我合作,要不然我還會對你好一段時間,可現在已完全沒有必要瞭。"
            龍淵的話如同一把鋒利的劍插在我心上,我顫抖著走回別院,原來所謂的幸福隻是一場騙局,可憐我還被傻傻的蒙在鼓裡,以為自己得到瞭幸福。看透真相後的我並沒有大吵大鬧,而是呆在自己的別院中誦經念佛,本以為自己就這樣常伴青燈古佛來瞭此餘生,卻沒想到還有更大的災難等著我。
            <四>
            第二年,父親因為通敵叛國的罪名被處死,傢也被抄瞭,孟傢上下二十七口人也被以極刑,而向皇帝揭發父親的正是龍淵父子。聽到這個消息我一度暈厥,夜晚我乘他們休息時跑出丞相府,來到父親的墳前,看著那二十七座墳,我頭一次恨自己懦弱。我知道父親是被冤枉的,父親作為鎮守邊疆的大將軍,從小就教導我們兄妹要忠君愛國,即使戰死沙場,也絕不做出出賣國傢的事情。我曾不經意間聽到龍淵父子談到密函什麼的,當時我並沒有在意,現在細想起來,定是他們父子見拉攏父親不成,便用假密函誣陷父親。想到這些我更加的恨自己,如果我不是那麼的相信他們,如果我可以早點發現,那麼父親他們就不會冤死在這裡,是我害死瞭他們。
            那晚我整夜跪在墳前,對著這二十七座墳我立誓要為他們報仇。次日,我懷著憤恨去尋找傳說中的邪靈,終於在經歷無數的艱難後我找到瞭邪靈,我用這一世剩餘的生命和世代留在地獄永不投胎的承諾作為條件,來換取詛咒龍淵生生世世活不過二十七歲的宿命。
            <五>
            弱河的流水聲把我從回憶中拉瞭回來,掐指一算,今天是他在這一世的最後一天。不遠處黑白無常領著一個幽魂向這邊走來,一樣的白衣勝雪,一樣的劍眉星目,隻是這一世的他叫趙明誠。罷瞭罷瞭,前世的恩恩怨怨就此瞭斷吧,誰是誰非已經不再重要瞭,畢竟他是那個我曾經傾盡所有愛著的人,對他我始終做不到如此決絕。
            在那盛滿忘情水的白玉碗中,滴瞭我的一滴血,下一世的他將永遠不會再被詛咒所糾纏。